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外国摄影家镜头中的闽江与福州

核心提示: 1842年,随着《南京条约》的签订,福州成为被迫开放的“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外国使节、传教士、商人、旅行者纷至沓来。

福建省位于我国东南沿海,背倚雄奇峻秀的武夷山脉和戴云山脉,面临通达八方的东海。福建境内丘壑纵横,群山叠翠。山峰丘岭之间,泉涌溪流,水量丰富,渐渐形成建溪、富屯溪、沙溪。这三条溪流到南平市附近汇合成福建最大的河流——闽江。奇秀雄浑的闽江一路奔腾,穿越座座山脉到达福建省会城市——福州。在福州,闽江被南台岛一分为二,至罗星塔方才复合为一。穿城而过的闽江最终注入东海,完成它全长559公里的旅途。

福州山川毓秀,自古英才辈出,历史文化悠久。1842年,随着《南京条约》的签订,福州成为被迫开放的“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外国使节、传教士、商人、旅行者纷至沓来。他们带来了刚发明不久的摄影术,把闽江和福州作为其观察、记录中国的重要窗口。特别是1873年苏格兰纪实摄影家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在英国出版了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本摄影画册《福州和闽江》后,闽江就被称为“中国最美丽最适合拍照的河”。许多外国摄影家纷纷循迹来到了福州和闽江流域。他们怀着强烈的好奇心,以独特的视角,用镜头记录下闽江和福州的风光地理、人文风俗和社会百态,为我们留下了难得一见的珍贵影像。 

经过漫长颠簸的海上航行后,进入闽江口,外国摄影家第一眼便望见了高高耸立在马尾山上的罗星塔。罗星塔,这个国际公认的海上重要航标,也由此得名“中国塔”。满载货物的外轮因水位太低常须换乘本地小船才能从罗星塔一带的水域进入闽江内河。马尾作为外国人进入闽江和福州的第一站,往往在他们脑海中镌刻下深深的烙印。这里不仅风景优美,还是中国洋务运动的重要成果——福建船政的所在地,高大宽敞的厂房,又深又阔的船坞和漂亮的洋房,给摄影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福建船政见证了福建乃至中国现代化的启航,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闽江是福建的母亲河,穿越福建的中部,流域面积约占福建全省面积的一半,是福建重要的运输动脉和经济区域。闽江也是一条茶路,风靡欧洲大陆的茶叶便是由这条水路从奇峰叠翠的武夷群山中运送出海。身处这条茶路出海的起点,摄影家们自然将点点帆船和闽江一同摄入镜头。

地处江海交汇处的福州港,兼得河口港区和滨海港区之利,集“上游三十几个县市货源为一口”,成为当时中国茶叶、瓷器、纸、木材等对外贸易商品的重要集散地,商贾云集,万桅林立。除了忙于运输的各式船只外,闽江上连片泊着带着竹蓬的连家船也吸引了他们的关注。这些以船为家,终身过着水上生活的“疍民”们有着独特的生活习俗,将镜头对准他们,浓浓的异域风情跃然眼前。

行舟至台江万寿桥,映入眼帘的就是繁华的福州城市景象。福州是闽江流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自1842年开埠后,历经数十年的开放浸淫,福州在清末民初就已逐渐成为一个新旧交叠,传统与现代并存,具有浓郁南方色彩的城市。

闽江静静地穿城而过,古老的万寿桥上行人接踵,桥下桅樯林立,桥头店铺比肩。远望江对岸的南台岛仓前山,众多西洋风格的楼房依山势层叠而建,十几个国家的领事馆和众多洋行、教堂、学校、医院、俱乐部等错落在相思林中。优美的地理环境,便利的交通使得仓山成为外国人在福州办公、居住的首选地点,仓山也就成为了中西文化交汇之地。目光略往回收,连接万寿桥和江南桥的中洲岛上,飞檐翘角的传统民居与有着拱窗和方正外形的现代洋房并存一处,既有闽地风韵,又具欧美格调。

弃舟登岸入城,街市上商铺招幌随风轻摇,人流熙熙攘攘,街头油炸海蛎饼的小摊和雨后挑着鲜花叫卖的老人是如此充满着市井乡土气息,自然也被一一纳入镜头。质朴、健壮的梳着“三把簪”发式的闽地农妇更是勾起了摄影师们的浓烈兴趣,成为镜头里的常客。而曲线起伏的古老风火墙下,正踢着足球的青年人以及敲击着西洋乐器的盲童又分明告诉他们,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西方的文化娱乐方式也已浸染了当地人的生活。

走过南门,漫步于三坊七巷的石板路上,外国摄影家们往往惊诧于院落的幽深、建筑的精美,选取可以入画的角度定格,却不知中国近代史上许多竭才尽智向西方学习,欲与西方抗衡的精英们或生于斯或曾居于斯。林则徐、沈葆桢、陈宝琛、严复、林旭、林觉民、林琴南、谢冰心、林徽因……一连串光耀史册的名字都与三坊七巷有着扯不断的缘分。后人不禁感叹“一片三坊七巷,半部中国近代史”!

沿着城中繁华的商业街,行至城西,一泓明镜般的西湖美不胜收:飞虹卧于波上,亭台点缀林间。婉约的江南风情,典型的中国味道,成为外国摄影家的最爱。而位于城北屏山上高高的样楼——镇海楼,始建于朱元璋时代,是福州标志性建筑,也深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留下数量颇丰的照片。

福州城东郊的鼓山是一处风景绝佳的避暑好去处,鼓山上建有被称为“闽刹之冠”的唐代著名寺庙——涌泉寺。群山环抱中庙宇巍峨,禅门深幽处钟鼓悠扬。神秘的佛教信仰,枯寂的僧侣生活,对于万里迢迢来到这里的外国摄影家而言别具风味。郊外田间劳作的农民以及因袭已久的田园生活则保留了最原滋原味的中国传统,都被摄影家记录下来。侍死者如生,这是中国有别于西方的习俗。有钱人家往往在福州郊外的风水佳处为故去的亲人修建豪华气派的大墓,因此有些“风水宝地”就聚集成规模宏大的墓地群,蔚为壮观。迥异的丧葬习俗,异质的东方文化,不免勾起异国人的好奇,留下了他们窥视的目光。

跟随外国摄影师们的镜头,我们得以重新领略了一个世纪前闽江与福州的种种况味,黑白光影所组成的画面呈现出别样的历史风貌。

作为一种视觉文本,照片对历史描述的真实性和细节的魅力是其他记录手段所无法比拟的。然而,正如著名的东方摄影史学家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所评论的那样:“早期在中国拍摄的摄影师都为外国人,那个时期的中国照片基本都留散于国外,加之中国不断的战乱,包括文化大革命,摧毁了国内的影像资料,并割裂着中国的影像历史。”

近年来,福建省档案馆一直致力于历史老照片的寻访征集工作,希望能保存更丰富的历史,还原更细节的往事。2012年福建省档案馆征集到近百幅反映清末至民国时期闽江与福州社会风貌的老照片。这些老照片的拍摄者是西德尼·戴维·甘博、汤姆·希拉以及岛崎役治等美日摄影家。

时光像闽江水一样悄悄流逝,再回首时已百年。当年摄影家们的拍摄初衷各不相同,但这些穿越百年风尘的老照片在给予我们美的感受的同时,还真实地保存了清末民国时期闽江与福州的山水风貌、民风民俗、市井百态以及历史变迁。透过当年摄影家的镜头,当下的我们得以看到诸多历史与时光的细节之处,并借以体会如水的流年况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