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风采 > 正文

“入档”首日的见闻遐想

作者近照

作者近照

2010年12月2日,是我职业生涯值得纪念的一天。

清晨,我带着组织的信任和原单位同事的祝福,兴致勃勃地来到了位于哈尔滨西南角的市档案局院内,踏着洁白的积雪,充满希望地走进了局机关大楼。

这是一栋错落有致的独体建筑,最高处有6层,占地面积约1.3万平方米。楼的正门上方镶嵌着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1989年书写的“哈尔滨市档案馆”铜铸牌匾。

楼内十分幽静。静静的大厅,悬挂着鲜艳的宣传横幅;静静的楼梯墙上,布满了反映哈尔滨历史的老地图、老邮票、老照片;静静的走廊,没有匆忙行走的身影;静静的房间,没有急促的电话铃响,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我拾阶而上,静静地、如饥似渴地欣赏着那一幅幅历史瞬间的缩影,脑海中不停地寻觅着与影像有关的轶事。身旁的老领导自豪地对我说:“这些档案都是我们自己馆藏的珍品,是档案人经过几十年积累的结晶。”我情不自禁地对“馆藏”和“结晶”肃然起敬。

到了三楼,办公室的同志热情地引领我来到我的新办公室。办公室整洁干净。面积虽然不大,但布置得丰富而舒适。房间的两面墙共有三扇窗户,迎进了充沛的阳光。办公桌上还专门提供了局机关的工作总结、各处室的电话表以及《中国档案》杂志等相关档案材料。见此情景,我感到温暖如春。这暖流源于局领导对我的关怀和厚爱,源于局办公室同志们的良苦用心。

10时,在局机关的会议室,我与全局干部职工见了面。局长宣读了市委组织部的任职通知,我也真诚地表明了自己要虚心学习,早日成为行家里手的决心。会后,局党组召开会议,决定让我协助局长分管档案管理处和档案编研利用处。

下午,在局办公室主任的陪同下,我分别到分管的两个处室熟悉人员、了解情况;到存储档案的4个库房,了解馆藏档案的现状;到档案查询服务大厅,了解档案被利用的数量;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观看哈尔滨市档案工作历史展。经过一系列的了解、询问和请教后,我对档案、档案工作和档案工作者都有了感性认知。

16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往日的这个时刻,我都在紧张地伏案审阅当日拟上报中办、省委和市领导的信息。然而,今天的这一刻我不再那么“如履薄冰”地修改文稿;不再那么“如临深渊”地期待手中的信息能被采用、能被批示、能被转化为社会效益。此时,我的心很安静,一如这栋楼。

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中国档案》杂志,第一次阅读这份陌生的刊物。当我翻到第69页时,一篇《中央档案馆赋》映入眼帘:“悠悠五千载,几多异域文明俱湮灭;纵横八万里,唯我华夏文化一脉传。老子犹龙,守藏室开山之主;太史司马,管档案古杰之先……”噢,我崇拜的老子、司马迁居然在档案发展的历史上占有如此重要的位置。继续读下去,我知道了中央档案馆建馆时间:“公元一九五六……三秋营建。”选址:“曾三公……定址于海淀。”馆藏:“明清宫廷图籍,柏坡现行密电;上海地下文库悉收,莫京归国材料尽揽。”周边环境:“松柏葱茏,罡风不撼。温泉镇晓听啼鸡,白家疃夜闻吠犬。”档案的作用:“承载人类文明,汇聚实践经验;服务现实需要,档案功绩非凡。社会和谐,以史为鉴知兴替;民乃国本,践行科学发展观。”档案工作的要求:“广收集,资源建设重基础;严管理,存取有序防未然。治档有法,事业发展得保障;纂修有序,党史国史添新篇。”档案工作者的精神状态:“老档案,青灯黄卷甘飞奉献;新青年,继承创新志凌天。”“啊,写得太好啦!”我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脱口而出,迅速地把《中央档案馆赋》牢记心间。

吟咏着《中央档案馆赋》,为作者梁志刚先生的才华横溢、激情澎湃惊叹不已。遐想着,还冒昧地为先生勾勒了一幅画像:他一定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学者型档案工作者,或许还是一位专家型的领导;他一定是我国某位著名国学大师的优秀弟子,而且应该是一位已过耳顺之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老先生;他或许正在摆满经典古书的书房里读诗作赋……

顿时,萌发出渴望拜见的心愿,而且越来越强烈,并在记忆中立即归档永存。

这个遐想使我不再安静,迅速打开工作日志,伏在办公桌上为自己制定了适岗入门、应知应会的学习内容和分管工作的计划安排,并倍加珍惜地、一字一句地写下这篇《“入档”首日的见闻遐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见闻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