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风采 > 正文

爱的阶梯

作者近照

作者近照

从小我就惧怕父亲,而且怕得要死,因为父亲的沉默、暴躁、独断、专横。我从来没有对父亲产生过依恋,有的只是恐惧,就这样一直到长大,这种感觉陪我度过了漫漫的小学和中学时光。我从没有试图去改变这种状态,因为我是父亲的女儿,有着和他一样的倔强脾气。父亲很少和我们搭腔,平时都是母亲传达“圣旨”,如果我们有一丝违拗,他就“龙颜大怒”,直到我们屈服为止。我十分惊讶于母亲对他这几十年的忍让和顺从。

外出上学的前六个年头,我几乎没有想念过父亲一次,有时候我也会被自己的这种做法所怔住,可是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明白这究竟是由于父亲对我的淡漠,还是我对父亲的不孝。每每假期回家,若是父亲不在家,我会感到轻松愉悦,我和父亲之间就像有一堵墙横亘在中间,无法冲破又不可逾越。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只给我买过一次东西,那是一只精美的发卡,但却被我不小心摔断了。年幼的我为此胆战心惊了好几天。果然,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我为此挨了一顿打。对于父亲打我时的情景,我已记得不大清了,也许人们对于痛苦的记忆总是趋于遗忘。父亲真的爱我吗?有时我会在心底不由自主地问自己,他对我到底是不得不尽的义务,还是有深井一样的爱,不习惯打开或是不会打开?

直到高三那年盛夏,我这十几年的心结才最终释然。

那年正值农忙,母亲的脚被滚热的油烫伤了,只得卧床休息,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父亲一个人的肩上。父亲起早贪黑地在田间劳作,回到家后又要忙着给母亲做饭。周末,我和父亲一起卖瓜。中午时,父亲带我到饭馆吃饭,没想到父亲却只要了一份饭,自己却将家中带来的干馍就着凉水吃起来。我把饭推到父亲面前,执意要他吃。父亲却板起脸孔严厉地说道:“娃娃家的胃嫩,经不起这凉水干馍的。”我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得闷声埋头吃起来,眼泪却在父亲转身后大颗大颗地砸入碗中。望着父亲的背影,我忽然感动于父爱的深沉绵长,那岁月沉积在心底深处的思绪不禁涌上心头。

下午的太阳却丝毫没有半点落山的迹象,吐着红芯越发嚣张地炙烤着大地,我懊恼地垂着头瞪着满车只能让人越吃越渴的甜瓜,却不敢向父亲要钱去买瓶水,尽管它只需一元钱,因为我深知父亲节俭。父亲瞥了瞥我,转身进商店买了一瓶水给我,自己却又照旧切开裂了口的甜瓜塞进干裂的口中。我们或许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意识到,平淡的生活中其实蕴藏着许多爱的细节,它琐碎,细小,像一丝风,似一缕雾,淡淡地藏在生活不起眼的某个环节上。或者,它更像是一滴水,在我们未察觉时,早已默默地渗透在了生活的深处。可惜,活得很“粗糙”的我们,往往感受不到,就像这瓶水,殊不知,在水的晶莹中,蕴含着父亲沉默深厚的爱。

父亲从来不当面夸奖我,但他一直以我为骄傲,因为他有一个上过大学的女儿,尤其是我们东乡,大学生更是罕见,这让他在村子里很有面子。每每邻居亲戚在他面前提起或赞扬我时,父亲脸上的得意神色就显得更为明显了,满脸的皱纹快活地挤到了一块,两鬓的白发也随之舞动起来。每年开学,父亲总是会将那些卖瓜挣来的钱零零碎碎地凑到一起,压得平平整整,然后用一个小皮筋扎起来,郑重其事地交到我手上说,娃,放心学习就行了,学费的事不用你操心。望着父亲那双大手,像龟裂了的岁月,沟沟壑壑,斑驳成脚下的土地,从岁月的这边摸索到那边。虽没有荡气回肠的情节,父爱的光辉和厚重却令我泪流满面,我的心顿时隐隐作痛。我拿着数目不大却很沉的那沓纸币,觉得自己求学就像站在父亲的肩上去摘星星,星星没有摘到却压弯了父亲的脊梁,我想放弃,父亲却说,别往下看,你再试试,一定会成功的。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只有当岁月走过,才渐渐品出那淡淡的父爱中所蕴含的深远韵味,父亲对我的爱就像和风细雨,润物无声,在我灵魂深处撑起一片绿荫,供我歇息,使我在努力生活的同时,更加深刻地领悟血脉的奔腾,生命与爱的厚重。父亲从被苦难碾碎的滚滚阅历中,筛出饱满的种子,植入我的生命中,不断给养和呵护,培育了我灵魂深处一片开阔的精神高原。

于是,我便在那由父爱组成的阶梯上,一步一步坚定而又自信地往上攀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阶梯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