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读档 > 正文

中央开除张国焘党籍始末

核心提示: 《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党内报告大纲》中指出:“张国焘是中共党内老党员之一,也是犯错误最多的一人”,“历年在党内所犯错误极多,造成许多罪恶。”

中共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

中共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

张国焘,字恺荫,又名特立,1897年生于江西萍乡县上粟村。l916年入北京大学读书,五四运动中表现积极,被推为北京学生联合会讲演部部长,成为北京大学学生领袖之一。l920年10月参加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l921年出席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为中央局成员,分管组织工作,会后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兼《劳动周刊》主编。其后又任中央局委员、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央南方局书记等职。l928年赴苏联参加中共六大,在六届一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会后作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留驻莫斯科。l931年春回国,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后到鄂豫皖苏区任中央分局书记兼军委会主席,11月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副主席。1932年10月带领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苏区进入川北,与川陕边党组织创建了川陕根据地,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1934年1月起任中央书记处书记。1935年4月放弃川陕根据地开始长征,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工农红军总政委,10月率部南下川康,宣布另立“中央”。1936年6月南下失败,被迫宣布取消第二“中央”,随后与红二、四方面军一起北上,l2月到达陕北。l937年同年9月起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代主席。1938年4月初投向国民党,4月18日被中央开除党籍。

《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党内报告大纲》中指出:“张国焘是中共党内老党员之一,也是犯错误最多的一人”,“历年在党内所犯错误极多,造成许多罪恶。”建党初期,他在工运工作中即进行无原则的小组织活动。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他坚决反对国共合作,反对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l926年面对国民党右派排斥打击共产党,破坏国共合作的阴谋活动,他执行了妥协退让的政策。大革命失败后他曾对革命表示极大的动摇。l927年7月赴南昌,意图阻止武装起义。l931年在鄂豫皖苏区积极推行“左”倾冒险主义方针,并主持开展了错误的“肃反”斗争,先后以所谓“改组派”“第三党”“AB团”等罪名逮捕杀害了红四军中的许多高级干部。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中记述“将近三个月的‘肃反’,肃掉了两千五百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l935年张国焘破坏党的统一,给中国革命造成了重大损失。l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后,张国焘出于对中国革命形势的机会主义的估计,反对中央北上的正确方针,率领部分红军南下川康,在四川省马尔康县卓木碉非法作出《关于成立第二中央的组织决议》,公开成立自己的“党中央”“中央政府”“中央军委”“总司令部”和“团的中央”,自任伪中央“主席”,并宣称开除毛泽东、周恩来、博古、洛甫的党籍。l935年9月12日中央在俄界召开会议,作出了《中央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要求他放弃错误立场,坚决执行中央的路线。张国焘南下在实践中遭到了惨重失败,部队由8万多人减至4万多,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于l936年6月被迫宣布取消伪“中央”。随后与红二、红四方面军一起北上,l2月到达陕北。l937年3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了张国焘的分裂主义和军阀主义的错误。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对于党中央和同志们的批评,张国焘表面上承认“我的错误是整个路线的错误,是右倾机会主义的退却路线和军阀主义的最坏表现,是反党反中央的错误。这个错误路线,不仅在各方面表现它的恶果,使中国革命受到损失,而且形成极大罪恶,客观上帮助了反革命。”但这些,只不过是他口是心非、两面派行为的表演。

1938年4月2日张国焘乘祭扫黄帝陵之机逃出陕甘宁边区,到西安投靠国民党。4月11日在国民党方面的安排下到了武汉。张到武汉后中央曾多方设法劝导,促其悔悟,要他回来工作。周恩来、王明、博古、凯丰等多次与他面谈,12日中央书记处也致电张国焘,指出“当此民族危机,我党内部尤应团结一致,为全党全民模范,方能团结全国,挽救危亡。我兄爱党爱国,当能明察及此。政府工作重要,尚望早日归来,不胜企盼。弟毛泽东、洛甫、康生、陈云、刘少奇。”l7日周恩来、王朗、博古又同与张国焘谈话,希望他回党工作,如不愿,亦可请假,暂时休息一个时期,或在国内,或在国外,或到国际去,但均被拒绝。周恩来等走后,张国焘即打电话约见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投进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的怀抱,并给留言,申明脱离党的决心。鉴于此,4月18日中共中央决定开除张国焘的党籍,并在4月22日的《新华日报》上发表了中央的决定。

张国焘投靠国民党后,蒋介石视其为“对延安的致命打击”,交给戴笠“妥善运用”,不久张便加入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主持“特种政治问题研究室”“特种政治工作人员训练班”,从事反共特务活动。1941年起任国民参政会第二、第三、第四届参政员。抗日战争胜利后,一度出任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江西分署署长。l948年6月在上海创办《创进》周刊,继续进行反共宣传。同年ll月去台湾,1949年转居香港,l968年移居加拿大,l979年死于多伦多。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