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新疆风云中的黄慕松

核心提示: 国民政府参谋本部次长兼边务组组长的黄慕松,是为数不多“通晓边情”的官员,曾受命于危难之际,派赴新疆,应对险情。

 

黄慕松(1883—1937)

黄慕松(1883—1937)

黄慕松报告新疆军政内情复杂致蒋介石、汪精卫电(1933年6月16日)

黄慕松报告新疆军政内情复杂致蒋介石、汪精卫电(1933年6月16日)

民国时期,边疆地区政情复杂,加之交通梗阻,通讯不畅,一旦发生突发事件,中央政府即陷入窘境,仓促应对。时任国民政府参谋本部次长兼边务组组长的黄慕松,是为数不多“通晓边情”的官员,曾受命于危难之际,派赴新疆,应对险情。

 宣慰新疆

 20世纪30年代初期,新疆省政府主席兼边防督办金树仁一意穷兵黩武,横征暴敛,终于激起民变,全疆烽火四起。金树仁一面穷于应付,一面电告国民政府,表示“一俟边局初定,即当解甲退归田里,以谢国人。”

1933年4月12日,新疆省城迪化发生倒金政变,金树仁仓惶出逃,并通电下野,新疆政局岌岌可危。“闻鼙鼓而思良将”。国民政府决定派遣黄慕松为新疆宣慰使,授以其调解纠纷、抚慰民众、平息战乱的重任。

黄慕松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归国后出任北京民国政府国防考察委员,曾亲赴新疆等地进行实地考察。后历任北京民国政府陆地测量局局长和南京国民政府测量总局局长,多次赴边疆地区进行军事地理测量,对边疆事务颇有见识。

黄慕松认为,解决新疆问题宜治标与治本并举,应尽快平息战乱,再对新疆的政治、军事、财政、民族、宗教、社会、教育等方面进行全面调查,进而推广教育、发展交通、整顿金融、兴办实业,使新疆的发展逐步走上正轨。他网罗各方人才,组成庞大的宣慰使团,分批陆续进入新疆。

6月10日,黄慕松抵达迪化,发表《告新疆全省父老兄弟姊妹书》,要求“人民各守其业,军队各守其防,静候中央处理,勿再误会重生。”新疆地域辽阔,黄慕松又派人分赴南疆的阿克苏、焉耆、和阗、喀什一带宣慰,以中央政府名义,告诫各方停止敌对行动,消除战争状态。

饱受战乱之苦的新疆民众知道国民政府派遣的宣慰使到达迪化,纷纷前来控诉金树仁治新的斑斑劣迹。曾被金树仁擅自废黜的哈密王向黄慕松诉述痛苦遭遇,一时声泪俱下。黄慕松当即表示,金树仁免去该王爵位及褫夺财产,未经中央政府核准,当然无效,告知该王爵位如故,被查封的财产着即查明发还。哈密王深为感动,欣然出任宣慰使署高等顾问,亲赴吐鲁番、哈密一带宣慰。

黄慕松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平息战乱。当时新疆境内军情复杂,各方军事势力互相讨伐,乘乱抢占地盘。黄慕松成功劝服了从苏联退来的东北抗日联军,他们不愿卷入新疆内战,愿意接受国民政府改编,听从调遣。驻守南疆的新疆省军张培元部,经黄慕松派人宣慰,也表示听从中央政府驱策。最棘手的当数马仲英统辖的部队。马仲英部本是甘肃河西走廊的流寇,被国民政府收编为新编第三十六师后,匪气未脱、野性难驯,假称奉中央命令率部西征讨伐金树仁,意在乘乱抢夺新疆地盘。黄慕松抵达新疆时,马仲英部距迪化仅百余里,新疆省军且战且退,省垣一夕数惊,情势异常急迫。

黄慕松面临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稳定新疆政局。新疆政变之后,原边防督办公署参谋长盛世才就任临时边防督办,执掌新疆省军的军权。盛世才原任国民政府参谋本部上校作战科长,郁郁不得志,被金树仁以军事人才引进新疆。倒金政变一起,盛世才眼看金树仁大势已去,便反戈一击,参加反叛部队的行列,一举夺得临时边防督办的宝座,并以原教育厅长刘文龙为临时省政府主席,作为傀儡。盛世才屡次与刘文龙联名致电国民政府,以报告新疆军政情形为由,请求中央“指示方针”,借机试探国民政府的态度;又假借新疆各族民众联合会等名义发出通电,吹捧刘、盛二人“一为塞上鸿儒,一为关外宿将”,要求国民政府尽快予以“真除”,以安边局。南京国民政府对新疆军政内情不甚了解,新疆军政大权究竟授予何人,一时难以定夺。对于刘、盛的频频来电,国民政府一意敷衍应付,要求一切善后问题由宣慰使到达后再行处理。

为了尽快稳定新疆政局,黄慕松在各方势力之间极力斡旋,发现新疆政局暗潮汹涌。新疆省军四分五裂,盛世才不克指挥全部。驻守南疆的张培元曾被金树仁保荐为边防督办未果,与盛世才不能相下。临时省政府主席刘文龙老朽昏愦,难以服众。发动倒金政变的几个干将因未被重用,对权力分配格局极为不满。

6月16日,黄慕松致电执掌南京国民政府中枢的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和行政院长汪精卫,称:

“此间政军内容复杂,情形为意想所不及,即松至尚多未明瞭,处置不慎,纠纷益繁。幸各方对中央均具信仰,中央宜持稳态度,非至情形明确,勿轻表示,较为上策。”

6月21日,黄慕松再次致电蒋、汪,提出改革新疆军政的具体设想:

“比来军、民两府皆有希望松电请中央予以真除之暗示,应即据情电呈钧核。惟新疆军队复杂,政治因循,中央若不乘机整顿,恐蹈往日覆辙。松默察实情,研究现状……愈觉政治方面非彻底澄清难得人民信仰。军事方面,则以军队复杂,指挥困难,乱匪未除,用兵正亟,惩前毖后,宜有应付过渡良规。查边防督办创自金氏,为各省所无,伊犁方面对此亦存观望,不若变更现制,另设新疆军事委员会,网罗诸将共戴中央,而剿匪则另于战时编制,予以剿匪总指挥及纵队司令等名义,以便负责。此种办法,原非尽善,第以边事危(急),难得良策,刍荛之言,合先密陈。”

 风云突变

黄慕松一步步推进宣慰计划,却没想到危险正悄悄地向他袭来。

自从被“推举”为新疆临时边防督办之日起,盛世才就盼着南京国民政府的“真除”令。他在焦急中等待了两个月之久,等来的却是宣慰使黄慕松。当时舆论盛传黄慕松将直接主政新疆,宣慰使团配备了党务、民政、建设、军事、教育、宗教、交通等各方面的人才,俨然是全盘接管新疆的班底。对此,盛世才不免耿耿于怀。

黄慕松抵达迪化之日,盛世才与他匆匆见了一面,即率部队出发,准备孤注一掷,与马仲英决一死战,以巩固自己在新疆的军事地位。同时,盛世才也做好了对付黄慕松的准备,将心腹人员安排在宣慰使署驻地、原金树仁公馆服务,密切监视黄的一举一动,并派人设法截获黄的来往电报。

盛世才得知临时省政府秘书长陶明樾时常造访宣慰使署,与黄慕松商讨新疆政情,形同黄慕松的高参,心中大为不快。陶明樾在倒金政变发生后,曾奉命前往南京报告新疆情况,途经兰州时,适巧遇上在此等候转乘欧亚航空公司飞机前往新疆的黄慕松。陶明樾见国民政府派出的宣慰使已达兰州,遂决定就地折返,陪同黄慕松入新,此后两人过从甚密。当盛世才获悉黄慕松建议取消督办制、另组军事委员会时,担心自己会被架空,于是决定拿陶明樾等人开刀,演一出“敲山震虎”的把戏。

6月26日,盛世才突然从前线返回迪化,胁迫刘文龙召集临时省政府会议,一举诱捕了陶明樾等人,并立即枪决。

6月27日,盛世才与刘文龙联名向南京国民政府发出一纸透着血腥味的电文:

“……乃有省政府秘书长陶明樾、督署行营参谋长陈中、航空处长李笑天,竟乘隙勾煽后方军士,拟将现有之主席、督办同时推翻,以图自利,证据确凿,斑斑可考。查边局新定,处处堪虞,而陶明樾等身任要职,不能同心同力,共谋挽救,竟敢从而破坏。时机危迫,险象环生,比将陶明樾、陈中、李笑天依紧急处分执行枪决,以昭炯戒。后复在陶明樾家中搜出信件,内叙由若裴秘举黄慕松为新省主席,另组所谓军事委员会,以便各满所欲,等情。证之南京报载黄慕松电京新疆回民不满军事长官等语,而黄使亦不无妄受陶明樾等蛊惑之嫌。”

盛世才公开“斗狠”,新疆风云突变,国民政府一时无可奈何,又唯恐盛世才走极端,加害黄慕松,使中央政府颜面扫地,于是急电黄慕松,宣称“宣慰任务已完,着即回京报告”。

此时的黄慕松已经被盛世才软禁了,由中央特派大员变成了盛世才的人质。失去行动自由的黄慕松知道,如果盛世才不达目的,自己是难以脱身的,于是给国民政府发出了一封无奈的明码电报:

“查临时督办盛世才、临时主席刘文龙,辛苦维持,业经数月,拟请中央即予真除,庶名位既正,责任更专,有裨时局,殊非浅鲜。”

为了拯救黄慕松,更是为了挽回国民政府可怜的面子,蒋介石、汪精卫于7月7日联名致电刘文龙、盛世才,一改以往对盛世才来电冷漠敷衍的态度,主动向盛世才“放软”:

“……两兄当金树仁弃职出走之后,马仲英违令进兵之时,一则维持秩序,巩固后方,一则督励将士,奋勇前敌,保靖之功,中央良深嘉慰。现在事变初定,善后条理万端,允宜励精图治,以安边圉。两兄维持地方及平定变乱之劳绩,黄宣慰使屡电称扬,不遗余力,足征同心同德,绝无扦格,万不可自生携贰,致堕前功。黄宣慰使任务已完,中央日前有电促其回京报告。至对于新省善后办法,一经议决,当随时颁布施行。两兄务须体谅此意,共济时艰,是所至盼。”

盛世才接得此电,看出国民政府不得不向他屈服,新疆政局已非他莫属,“逼宫”戏该收场了。于是,盛世才立即复电国民政府,改换口吻称:“维时,外面流言,报端登载,遂对于黄使不免稍有误会。随经切实调查,皆系陶、陈、李煽动人心之一种阴谋,与黄使绝不相涉。”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新省孤悬塞外,地瘠民贫,平时尚非仰赖中央维持,不能自立。况值此地方糜烂,几及全疆,尤非得援助于中央,必致无所措手。文龙、世才性非至愚,当能晓此。我中央如何彻底筹划巩固边局,职等誓当竭诚遵从,以尽天职。此物此志,敢质天日!”

7月21日,盛世才派出专机,将黄慕松等中央大员“礼送”出境。稍后,南京国民政府正式任命盛世才为新疆边防督办,刘文龙为新疆省政府主席。

黄慕松铩羽而归,宣慰新疆的使命未及完成便戛然而止。盛世才以武力和阴谋夺取了新疆的统治权,从此称霸一方,与南京国民政府貌合神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