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风采 > 正文

九月情 档案缘

核心提示: 九月,是收获的季节。对每一个人来说,九月都似乎有着相同的经历,却有着不一样的体会与人生。

九月,是收获的季节。对每一个人来说,九月都似乎有着相同的经历,却有着不一样的体会与人生。

1986年的九月,我踏进了大学校门,成了一名令人称羡的大学生。从小深刻在脑海中异常神圣的那一刻没有出现,没有激动与兴奋,取而代之的是出奇的平静,甚至有点无奈的麻木。

花儿为秋天叹息,我却为自己的命运哭泣。愿意或者不愿意,这一天,我与档案之间牵上了线。

四年的大学生活丰富而美丽,转眼就到了毕业季。

1990年的九月,我离开了实习近两个月的办公室,投身到了辽阔无限的新疆大戈壁。测量、放线、震源、小折射……石油勘探最前沿的每个岗位都亲身经历,帮助我了解了石油勘探的每一道工序。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我先后从事过劳资、人事、财务和软件开发等多个岗位的工作。1995年被聘任为计算机工程师。

于是,我渐行渐远,逐渐拉开了与档案之间的距离,并自信地认为从此与档案不会再有什么关系,同学们也调侃地说我“改好行”了。

1997年的九月,我成了最后一批从玉门油田划转到吐哈油田队伍中的一员,再次来到了七年前曾参加会战的北戈壁。

“秋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荫子满枝”,曾经的荒凉戈壁已然变成了美丽的石油基地。办公室工作与档案有着万千的联系,之前与档案遥不可及的距离,瞬间又变得近在咫尺。

又一年后的九月,办公室主任、我的校友刘大姐临退休前的一番话,让我再次面临选择。仿佛又回到了十二年前的那个九月,一样的季节,不一样的境遇;一样的彷徨,不一样的体会。“走了多年‘旁门左道’的你应该‘归队’了!”于是,我选择走进了堆满铁皮柜和各种各样资料的档案室。走过不知多少曲直错对的道路,今天仿佛又回到起点。

缘分是件很奇妙的东西。很多时候,我们已经遇到,却不知道,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机缘,抑或是定数。我与档案的缘分,也许是注定,这条无形的线,把我们时远时近地牵扯着,回首间,岁月已逝去多年……

尽管曾经档案专业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大学期间自己没有投入全部的热情去学习专业知识,但四年大学生活,档案知识的积累还是给我留下了无穷的财富,帮助我深刻体会到了档案的精髓:真实、持久和展现。

岁月在时空间穿梭,硕果在汗水后收获。档案室的铁皮柜换成了一排排白色的密集架,每一卷、每一件、每一张,全库的档案重新进行了整理、编目和计算机著录,有序划一的档案盒、整洁舒适的档案室,成了我留恋的“家”。“国家二级”综合档案管理认证、中组部“国家一级”人事档案认证、“国家级优秀质量管理成果”称号,“档案目标管理小组”也被中质协、全国总工会、中国科协和共青团中央命名为“信得过班组”,一系列的成果、实践中不间断的专业论文发表,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面对过往这面镜子,回首自己十多年走过的路,我对自己说,不管你最后走向何方,你都已经抵达了目标,完成了誓愿。

2006年的九月,与往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春夏秋冬,花开花谢。从基层到机关,从技术岗位到管理岗位,角色的转变、岗位的适应,真得感谢曾经的种种工作经历。野外勘探实习经历帮助我了解并熟悉了勘探开发档案;几年软件开发的从业过程使我能够轻松驾驭档案管理系统的应用……

又过去了若干个相似又不相同的九月。我站在九月的秋天,整理落英缤纷的思绪:路无所谓对错,选择才有对错;选择也无所谓对错,一切皆是缘分。

九月,是收获的季节。有人收获了成功和喜悦,我与档案的不解之缘,使我收获了充实和幸福,也收获了平静与愉悦。

(作者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石油基地吐哈油田档案中心839009)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