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马一浮鬻字

核心提示: 马一浮学贯中西,是引进马克思《资本论》的中华第一人。他精研书法,功力深厚,合章草、汉隶,自成一家。

馆藏马一浮自书诗文手稿

馆藏马一浮自书诗文手稿

马一浮(1883—1967),名浮,字一浮,号湛翁,晚号蠲叟、蠲戏老人,浙江绍兴人。他学贯中西,是引进马克思《资本论》的中华第一人。他博古通今,思想博大精深,是我国现代思想文化史上一位卓有建树的“一代儒宗”,被称为“我国当代理学大师”;他精研书法,功力深厚,合章草、汉隶,自成一家,丰子恺赞之为“中国书法界之泰斗”;他创办复性书院,讲学与刻书并重,致力传承文化典籍,为世人所尊崇。2013年是马一浮诞辰130周年,让我们勾勒先生鬻字刻书之史实,了解先生传承中华文明之担当,缅怀先哲,激励后辈。

鬻,释义为卖之意。鬻字,即卖其所书之字,是文人以文谋生的一种生活方式。据有关材料记载,马一浮一生中因经济所迫共有三次鬻字的经历,每次间隔数年不等。然而先生鬻字与传统文人的仅为谋生又有新的承载,他鬻字所得更主要是为刻印古书,传承先儒血脉而为,以使更多的人能读到经典的古籍,受到更好的历史文化熏陶。而马一浮为鬻字所书的作品亦代表了他书法创作的三个重要阶段,其书艺成就颇为世人所仰慕。

第一次鬻字

1933年50岁的马一浮曾作《蠲戏老人鬻书约》:“四方士友谬以予为能书,求书者踵至……今与诸君约,若欲得予书者,请先以润至。吾年五十,乃始鬻书,良不欲以有限之年,勤此无益之事。古之圣人,出其土苴以治天下,此亦吾之土苴也,乃徒以衣四壁,抑末也已。”这是马一浮的第一次鬻书,缘由为将祖坟从绍兴迁葬杭州,因资金短缺而为,此实为孝举。鬻书约中马一浮谦虚地将自己的书法喻为“土苴”,视为游艺,但其实他的书法,遍临历代名家碑贴,众体皆备,无不精粹,时已颇有爱好者,故此鬻书约一出,求书者纷沓踵至。这次鬻书所入,足以让他安顿家事,遂尽孝愿。

第二次鬻字

马一浮的第二次公开鬻书,皆因刻书经费所困而以鬻字济之,亦是持续时间最长、收益最多、影响最大的一次。

1939年马一浮在四川乐山创建复性书院,书院宗旨在学道,而非为了谋食,属社会性的纯粹学术机构,是不受政府干预的自由讲学,由当时赞成学院宗旨的社会贤达和知名人士陈布雷、梁漱溟、熊十力、沈尹默等组成。书院除了讲学,马一浮亦以刊刻出版儒家典籍为重要事务。先生有感于“儒术既绌,群书剖散”,认为“多刻一板,多印一书,即使天壤间多留此一粒种子”,典籍亦得以传承。

1942年马一浮因与教育部办学意见不合,又不肯违背办学初衷而被当局停拨了书院的经费。马一浮亦停止讲学,专事刻书。由于书院成立时并未拨备刻书经费,故已不敷用度。但为弘六艺大旨,明学术源流,先生多方筹措,仅募集到很少数量的社会捐助,刻书经营陷入困境,令先生焦虑万分。

1943年1月,60岁的马一浮被迫写了《蠲戏斋鬻字刻书启》:“今仆之愿在刻书,患其不能举;诸公之愿在得吾翰墨,病其或不应。计莫如两遂之。自今以往,请稍取润笔之资,移作刻书之费。其有欲得吾书者,不吝一缣之赠,而仆之为是,亦免于为役之嫌。可藉以求梨枣、任剞劂,是不啻诸公助我刻书也。”同时又特意作了《神助篇》诗一首:“刻书费无出,将鬻字以济之。或哂其计拙,戏作此诗解嘲”,公开声明将以鬻字所得资金充当刻书经费,表明了先生为刻书而鬻字的万般无奈和希望通过刻书能传播传统文化典籍的强烈愿望。

1944年因书院业务停顿马一浮亦不愿领书院薪金而令生活陷入困顿,故先生改写《蠲戏斋鬻书改例启》,“仆之鬻字,本为刻书,今百物之值皆倍蓰于前,而吾之弗敢多取如故,故于刻书无裨也……今惟以是易粥,不复更言刻书”,先生向董事会再次声明宁愿鬻字济生,也不愿受书院一粟一币,其铮铮傲骨由此显见。1947年后先生又分别作了《蠲戏斋鬻字后启》、《蠲戏老人鬻字展限并新订润例》,几次修改润例,周告四方,禀明鬻字缘由,其书艺得到大家的认同并追捧。

这一时期马一浮的书法创作亦已形成强烈的个人风格:章法清远、空灵,笔墨较前期更为雄强、老辣,气韵醇厚。人们不仅仰慕先生渊博学识,更钦佩其书法成就,慕名前来索字者云集,令先生应接不暇。人们均以能得到马一浮的一纸翰墨为荣,甚至时有高价索求者。但马一浮对于“鬻字润例”是有对象选择,不可随意便卖,定要有熟人介绍,弄清来历才给予鬻字。马一浮不仅通过字润捐助刻资,还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向各方面募捐。当时就有不少社会名流向书院捐资助学,为书院刻书募集到不少资金和实物。

在《尔雅台答问续编》附记中有记:“本编由张君立民发愿手写,付刊共计六万五千八百字……合计二万一千七百元。在马湛翁先生鬻书移润捐款项下拨支一万元,又丰子恺先生捐款一千元,吴竹园先生捐款一千元,金晓村君捐款三百元,张德钧君捐款一百二十元,羊宗秀、鲜季明、张仲明、陶元用、刘庵五君各捐款一百元……”

《大学纂疏》附记也有鬻字刻书的记载:“此书共六万三千四百三十八字,共计国币五万二千一百九十七元。在马湛翁先生鬻字移润捐款下动支二万元,又沈敬仲先生一月至六月逐月移捐食米一市石,计国币二万二千七百八十元,及吴竹园先生汇寄无名氏捐款五千元……”

第二次鬻书历时几年,除了部分维持家用外,马一浮将其鬻字所得和社会各方募捐的资金,全部用于书院刻书,且将所刻之书均按成本价格售卖,《复性书院已刊印书籍流通价目表》详列了31种书院刻书的价目,售书所得资金亦复用于刻书。在先生的亲自主持下,复性书院先后刻有《周易系辞精义》、《春秋胡氏传》、《大学纂疏》、《中庸纂疏》、《论语纂疏》、《孟子纂疏》、《易学滥觞》、《斋毛诗经筵讲义》《太极图说述解》等26种儒家经籍。另有马一浮自己编刻的自撰历年诗词之作《蠲戏斋诗前集》、《蠲戏斋诗编年集》、《避寇集》和《芳杜词剩》,其他还有讲学辑录的《泰和宜山会语合刻》、《复性书院讲录》、《尔雅台答问》、《尔雅台答问续编》、《濠上杂著》等9种。这些书有汇编成复性书院丛刊,也有单行本出版,后人又有重印出版的,至今仍是人们学习儒家经典著作的重要文献资料。

第三次鬻字

马一浮的第三次公开鬻书,是为筹集智林图书馆经费,以承袭刻书功能,绵延先儒血脉。

1950年5月,马一浮在《蠲戏老人以鬻字代劳作润例》中写道:“社会改革,野无闲民,老人筋力既衰,不能参加任何劳动,但宿习耽书,犹堪执笔……且以复性书院改设智林图书馆,经费无出。老人尝预编纂,愿以劳力换取同情,用资涓滴。将尽此炳烛之年,不废临池之役,藉易升斗,以供朝夕。”先生时年已六十七岁,其书法成就已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凝练高雅,精华蕴蓄,有醇厚的书卷气息,非常人所能企及。当时海内外学术界对马一浮所书寸缣尺素均深加宝重,各博物馆、图书馆亦竞相征求其字入藏。先生鬻字虽然“力不为己”,自恃已年老,但他宁愿靠己劳力获得涓滴资金来办馆刻书,表明了他期望通过创办智林图书馆以延续复性书院之精神,发挥图书馆刻书新功能,达到传承文化典籍的目的,让后辈能读到更多的经典,老人昭昭之心可鉴。

1950年6月复性书院改设为智林图书馆,马一浮拟定《复性书院改设智林图书馆编纂处启事》,声称改为“智林”,是“方值革新之会,幸为有道所容,不滞一偏一曲之知。期通天下万物之志,故以‘智林’为目,亦拟搜集新书,开辟阅览室,附设研究部,研究世界文化,适应时代所宜。”先生希望智林图书馆在庋藏旧有书籍与板片,负责保管流通的基础上,能发挥新的功能,采集新书,面向新的世界,以改变过去的“一曲之知”,为更多的人服务。先生不仅将鬻字所得用于办馆,还将已所藏之书全部捐献给智林图书馆,并辑录了《蠲戏斋备览书目》、《蠲戏斋仅存书目》、《智林图书馆藏书草目》等。智林图书馆也收藏了历代重要的历史文献典籍,明刻本《世说新语》、《吕氏春秋》、《诗纪》等极具史料价值,亦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文献资源。

纵观马一浮三度鬻书的经历,令人不禁抚案感叹!先生聪慧过人,学识渊博,著述宏富,又精于书法,是集理学家、诗人、书法家等为一体的一代大师。在我们所见到的马一浮先生年表里,对其书艺的成就几乎没有着墨,对其各期鬻字经历亦未见叙述。马一浮的书法成就在这几个阶段各有特色,而社会上对他的字也确实颇为推重尊崇,众多的求索者就已见证了他书法上的卓越成就。先生为弘扬传统文化,让世人能领略先儒的理念,不违背办学宗旨,不求官吏施舍,宁愿自食其力,亲自鬻书以润笔费充实刻书资金,“但愿尽此形寿为先儒脉稍留种子,无使经籍道熄。”1967年浙江图书馆有幸得到了马一浮家人捐赠的万余卷古籍及稿抄本、书画等珍贵藏品,近年由浙江古籍出版社汇编整理出版了《马一浮全集》及《马一浮书法集》,先生所著所书所藏得以化身千百,后人一睹风采,亦是嘉惠学林之幸事。马一浮先生为传承历史文明所做的贡献,为图书馆事业所倾注的心血,为学人所膜拜,亦令我们图书馆人极为敬仰。先生鬻字刻书所为当令吾辈永久诵传!

(作者单位:浙江图书馆 310007)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马一浮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