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丁贵堂与江海关“护关运动”

核心提示: 1912年,丁贵堂考上了培养海关专门人才的北京税务专科学校。他的命运便与海关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海关副总税务司、代理总税务司丁贵堂

海关副总税务司、代理总税务司丁贵堂

财政部驻京沪区财政金融特派员办公处为丁贵堂接收上海区海关情形致财政部呈及关于征税人员擢升令文

财政部驻京沪区财政金融特派员办公处为丁贵堂接收上海区海关情形致财政部呈及关于征税人员擢升令文

丁贵堂,字荣阶,1891年生人,辽宁海城人氏。贵堂,荣阶,寓意荣华富贵,登堂上阶。从他的名和字不难看出,这个祖籍山东黄县的闯关东农家,对小丁贵堂寄寓着怎样的厚望。1912年,丁贵堂不负众望,如愿考上了培养海关专门人才的北京税务专科学校。

进入税专,丁贵堂的命运便与海关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1916年,丁贵堂毕业后奉派至安东关(今丹东),从最底层的实习生做起,一年后擢升为帮办。自晚清以来,海关实行的就是外籍税务司制度,至民国,这种由洋人管理的海关制度稍有改变,海关华员地位虽有所提高,但重洋轻华、以洋制华的民族歧视政策依然存在,这让丁帮办颇为不爽。

面对种种不公和刁难,血气方刚的丁贵堂忍无可忍,尤其愤恨日籍洋员在关里飞扬跋扈,终于“为日籍帮办垣花惠常轻视华员事与之力争,几至用武。嗣经本关税务司美人柯尔乐居中调解,始告平息”。

1919年,由于中、英文水平高,工作勤劳能干,丁贵堂调任北京海关总税务司署总务科帮办。在此期间,他对洋人蔑视我国主权的跋扈行径甚为不满,“常以中外关员待遇不平等与外籍关员发生龃龉”,富于正义感的他联合署里的中国职员与洋人交涉,维护了华员的权益。

业务熟练而又敢作敢为的丁贵堂在华员中赢得了口碑,仕途一路畅达。1927年,他奉令调至上海江海关任汉文秘书课秘书,次年又升任代理副税务司。回顾这段火箭般的升迁经历,丁贵堂自己骄傲地说:“自有海关以来,华洋关员升任代理副税务司最早最速者,实以堂为第一人!”

1937年7月28日,上海的《新闻报》上刊出了一则《征募救国捐宣言》:“保卫中华民族之神圣战争已于古都揭其序幕,中央当局宣示决心,全国将士奋勇效命。在此千钧一发之时机,当有毁家纾难之精神,捐款救国,救国自救。”抗日烽火的遽然燃起,使黄浦江畔掀起了一股救国募捐的热潮,捐款成了全社会的行动,各行各业都行动起来了。上海江海关的华员不甘落后,第一天捐了1万元后,第二天又捐了1万元。捐出2万元后,他们再发动家眷,捐金献银,献出银器两筐,金器174件。不久,《申报》刊发了一篇文章,介绍说在这种为国捐款的热烈气氛中,有一位海关税务司,极其钦佩抗战将士的忠勇爱国,同情战区难民流离失所,将节衣缩食的所有储蓄5万元,全数捐出。“能以平日辛苦之蓄,出为特殊军需之用,热忱报国,纾难可期,若丁君者,诚堪敬佩矣。”

这个丁君,就是丁贵堂。

救亡图存的共同使命,唤醒了上自江海关华员中的最高职务者丁贵堂,下到刚刚工作的实习关员。尽管丁副税务司待遇优渥,但他毕竟是拿薪水的人,能倾其所有,将辛苦积攒的家底都捐献出来,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在他的感召下,海关华员捐钱捐物,踊跃异常。

10月底,国民政府发表宣言,表示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决定“移驻重庆”,在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率领下,军政机关纷纷后撤,上海租界沦为日军包围中的“孤岛”,日帝进一步侵略中国的凶焰愈演愈烈。海关当局为了所谓海关完整,制定了中日开战时中国海关“中立”的原则,决计把总税务司署留驻公共租界,以便以中立姿态对日占区海关进行统辖。南京国民政府已是“逃难的政府”,还在幻想总税务司署能在英美列强的庇护下,对沦陷区中国海关拥有主权。因此,一再密令各关关员暂行忍耐,以保持关政之完整。但随着沦陷区的天津、青岛海关相继挂上汪伪的五色旗,上海的江海关已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1938年4月28日,上海《大美晨报》刊载了这样一则令丁贵堂忧心如焚的消息:英国政府在美、法两国政府的支持和国民政府的默认下,同日本政府商讨上海江海关问题。由日本外务省次官堀内和英国驻日大使克莱琪签订了《关于中国海关问题的协定》。主要内容是:(1)伪南京维新政府财政部接收江海关,任命海关监督。(2)把原由英国上海汇丰银行保管的关税改由日本横滨正金银行保管。(3)关税收入保证偿还外债。这实在是一桩肮脏卑鄙的交易!为保全自身的利益,英国公然以海关主权者的地位,与日本私下签订了这样一个非法协定,出卖了中国海关。

不久,有关伪南京维新政府委派汉奸李建南任江海关监督,以及日军要劫持江海关税款并在江海关悬挂伪旗等消息不胫而走。果然,“李建南于接到伪汪政权的‘江海关监督委任状’后,即于5月6日晨偕同日本驻沪副领事、监督署科长、日籍便衣探捕三人及工部局日籍警士数人赴江海关,先见该关日籍高级职员,旋由该日人介绍与税务司罗福德晤面,并告以海关已由新政府接收。江海关从此‘易帜’”。

江海关爱国华员是可忍,孰不可忍,愤慨异常。中共江海关支部立即开会,商讨抗议敌伪无理要求的行动问题,提出了以下各点意见:经过两年来的宣传教育,以及日本帝国主义得寸进尺、残酷无比的侵略行为,海关华员对抗战是坚决拥护的,对敌伪是痛恨的。因此对敌伪采取抗议的行动,能得到海关华员的广泛支持,取得成功是有把握的;上海租界成为“孤岛”,抗日救亡运动处于低潮,海关华员反对敌伪的抗议行动,将如一声春雷,震动全国,具有巨大的意义;上海是全国最大的港口,每天有世界各地的数十艘商船在这里办理手续,我们罢工一天,商船的活动停止一天,影响会遍及世界各地;抗议的方式方法应注意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做到有理、有利、有节。以后又进一步商讨了抗议行动的日期,方式和具体细节问题。

这一切,丁贵堂了然于胸。其实早在九一八事变之后,他那无时无刻不萦绕在脑海里的家乡便处在日寇铁蹄之下。这种山河破碎生离死别的深刻感受,不是一般人能体验到的。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影响下,丁贵堂的思想很受触动,只是地位限制,身份不便,他表面上埋头工作,不表态,但实际上在内心里是坚决抵制江海关易帜的。因此,对中共江海关支部酝酿的护关运动予以默许。

5月7日上午9时,从汇山码头到十六铺,海关外勤华员、税警,首先罢岗集合回江海关。接着总务课、驻邮政局包裹处等部门相继罢工,大部分华员聚集到江海关饭厅开会,“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歌声、传单到处飘扬,整个海关沸腾了。大会发表《抗日护关宣言》,疾呼:“同人等身为公务人员,素沐政府优遇。际此伟大时期,对于违反国家民族利益之伪组织,誓承以往光荣奋斗历史,决不合作。而于国家税款存于正金银行,尤所反对!”成立全体华员护关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护关运动。

当日出版的各晚报及第二天上海的各大报,对江海关华员护关运动都作了详尽的报道,热情支持海关华员的正义斗争。全国各地报纸也陆续刊出各界人士支援江海关华员护关运动的宣言、社论。护关运动委员会还接到成百封以个人名义、联名或以团体名义表示声援的信件。香港及欧美重要港口的报纸在8日以后也先后发出了报道,影响力遍及世界各地。

丁贵堂虽不方便抛头露面,但参与其中,出谋划策。日伪当局惊慌之余,伺机进行镇压。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根据当时形势和上级指示,中共海关党支部决定说服群众,于9日停止罢工。

但是,犹如地底的岩浆冲破束缚,华员们高涨的爱国热情难以抑制,发誓要将维护海关主权进行到底。群情越是汹涌,丁贵堂越是不安。

5月8日晨,丁贵堂亲赴江海关全体华员会议现场致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海关是政府机关,与航商关系颇巨。在海关服务人员未获政府命令,不能擅离职守,免使各方遭受影响,而为他人所借口,故望星期一起照常工作。”由于丁贵堂深孚众望,大家对他的意见表示接受。有理由相信这是丁贵堂与中共地下组织的初次合作。十年后,他弃暗投明,担任独立自主的新中国人民海关总署副署长,大显身手,被毛泽东亲切地直呼“丁海关”。此乃后话。

护关运动时间虽短,但有力地打击了日伪气焰,而丁贵堂在海关的威信也愈加巩固。之后,丁贵堂虽身处孤岛,却以高度的爱国热情,时时刻刻尽最大所能支援抗日。直到1943年4月间,穿越了日寇的重重封锁线后,他终于脱离了魔掌,安全地到了重庆,受到海关总署上下崇高礼遇,任重庆总税务司署总务科税务司一职,不久,国民政府财政部以丁贵堂劳绩卓著,将其擢升为副总税务司,并暂代总税务司职务。

至此,丁贵堂从一介草根,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实习生,一步一个脚印地成功登顶,演绎了一段海关传奇。这是中国海关开关以来华籍关员所出任的最高官职。

(作者单位: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210016)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海关 运动 丁贵堂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