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历史 > 正文

民国海军宿将陈绍宽

核心提示: 陈绍宽,1889年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城门乡胪雷村。从事海军事业40余年,是民国海军第一位一级上将。

青年时期的陈绍宽

青年时期的陈绍宽

陈绍宽,字厚甫,1889年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城门乡胪雷村。从事海军事业40余年,是民国海军第一位一级上将,为近代中国海军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投身海军 年少成名

1905年,陈绍宽考入江南水师学堂第六期航海科,由于学习勤奋刻苦,成绩名列全班第一。毕业后,他被派到“通济”舰见习,授海军少尉,后任二副兼教官、大副等职。见习期间,一次,他娴熟地驾驶着“通济”舰在船只云集、锚位密集的吴淞口准确落锭,既不挡航道,也不触邻船,令一向鄙夷中国海军的列强为之刮目。

1912年,陈绍宽任北洋海军“镜清”舰驾驶大副,授海军上尉。一次,他奉命驾舰从上海驶抵福州。依航运惯例,凡3年未入同一港口之舰船,需聘请当地引水员领航。闽江口至马尾港段航道狭窄,暗礁棋布,水文极为复杂,熟悉地形的老舵手也常感凶险。陈绍宽凭着熟稔的驾驶技术和初生牛犊之勇,亲自操舵,安全入港,轰动了当时的海军界。

1914年,陈绍宽调任海军总司令部少校副官。1915年年底,他被破格提升为“肇和”舰代理舰长。上任后,他即着手整顿舰上纪律。当时有一名大副常睡至近午才起床。某日晨,陈绍宽于起床号后下令救火演习,以该大副的寝室作为假想的出事点,一时间舰上的水龙头集中对准大副的房门喷射,水柱冲射入室,弄得该大副十分狼狈。从此舰上官兵不敢越规逾矩,纷纷对陈绍宽产生敬意,说他是像样的舰长。

1916年2月,陈绍宽奉派到美国学习飞机和潜水艇的操作技术。其后,又奉派赴欧洲各交战国观察战事。其间,他考察了日本、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海军战备,撰写了多份关于各国海军发展状况的考察报告。在报告中,他敏锐地察觉到飞、潜两项技术在未来海军中的重要作用,特别是航空母舰的威力给他带来了巨大震动,激发了他在中国建造航母的愿望。在英国期间,陈绍宽参加了英国海军潜艇部队的对德作战。在一次次激烈的海上交锋中,他坚守岗位,服从指挥,战后得到英国海军当局的赞赏和英女王颁发的欧战纪念勋章。

倒戈一击 立功北伐

考察归国后的陈绍宽先后任“通济”舰长、海军总司令部参谋长等职。1923年晋升为海军少将,1925年晋升为中将。

1926年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陈绍宽时任北洋海军第2舰队司令,驻南京指挥长江各舰。其时海军总司令杨树庄认为北京政府必然失败,倾向于依靠广州国民政府。他让第1舰队司令陈季良在福建配合国民革命军先行动作,让陈绍宽的第2舰队仍处军阀孙传芳的控制范围内,与其周旋。

起初,陈绍宽并不了解杨树庄的良苦用心,仍率舰队在长江中下游协助孙传芳作战。当杨树庄向各舰队司令秘密征求对归附国民革命军的意见时,他表示反对,说道:“只有断头将军,没有投降将军。”然而,陈绍宽的反对是不坚决的,他的根本出发点不在于反对国民革命,而在于保存海军实力。当杨树庄已经与北伐军取得联络,陈季良的第1舰队又在福建首先发难,海军与北京政府的关系完全决裂之时,陈绍宽也不得不改变了态度,决定归附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

1927年3月,北伐军逼近长江边。陈绍宽认为时机已到,率领舰队开赴安庆一带活动。他先是担任吴淞口至江阴水域的防务,后又担任镇江至南京的长江防务。4月,他督率各舰截击由泰兴潜渡过江的孙传芳部两个团,将其全部歼灭。

8月下旬,孙传芳部偷袭南京,陈绍宽率舰猛攻,协助第1军和第7军等部连日激战,取得龙潭大捷,使南京方面转危为安。这场战役,双方投入兵力在15万以上,海军在战斗中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为此,陈绍宽获国民政府一等勋章和“中流砥柱”勋旗一面。

9月6日,国民政府发布褒奖令:“此次孙逆进犯,首都震动,幸赖总指挥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海军司令陈绍宽等调度有方,各军将士忠勇效命,得于最短期间,俘敌五万余人,缴械四万余支,孙逆仅以身免,党国转危为安,言念殊勋,询堪嘉慰。”国民政府要员蒋作宾赴各军部慰问。陈绍宽在答词中慨然陈言:“自古破竹之势,从无中止于半途,去草之图,要在能绝其根本……绍宽愿击中流之楫,追随北指之鞭,穷犁扫于沈辽,宁见神州统一。收艨艟于溟渤,所期海宇澄清。”表达了他乘胜北伐,统一中国,统一海军的志愿。

锐意改革 振兴海军

1928年12月,国民政府设立海军署,陈绍宽任署长,晋升为海军中将。鉴于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海军内部任人唯亲、结党营私的状况,他遴选精干人员组成班子,参阅中外有关文献,结合海军实际,拟订海军铨叙法,强调任人唯贤、量才录用,以改变海军中的人治现象。海军铨叙法的拟定实施是民国时期海军建设中的一项创举。

1929年海军署改称海军部,陈绍宽任政务次长,次年代理部长,1932年出任部长。对于我国海军实力远远落后于其他列强的状况,他深感痛心,一再表示:“海军建设一定要跟上世界先进水平,这是根本问题,否则,不能在世界上站住脚,只有等着挨打。”

为培养海军人才,陈绍宽在海军部成立了留学生考选委员会,令各舰队保荐优秀军官到海军部应试,合格者派往英、德、日、意等国深造。由于推崇英国海军,他和英驻华大使议定,一面选送优秀生到英国海军中学习,一面请英国军官任教练和顾问在国内教学。为进一步提高海军指挥官的战略技术水平,他还在福州马尾设立海军大学,亲自兼任校长,并聘请日籍教官来校授课。

由于常年军阀混战、政局动荡,海军建设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自1912年至1928年的17年间,中国海军没有添造一艘新型战舰,总吨位仅3万余吨,尚不及外国一艘大型战斗舰的吨位。由于所拨经费不足,陈绍宽多次拟订购舰计划,大都无力实施。他曾将第一次西征时截留的50万银元关税款全部用于建造新舰,然而只是杯水车薪。于是,他将目标对准了由英国人毛根全权控制的江南造船厂。为夺回该厂,他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选派回国的留学生进厂任职,逐步取代了毛根的势力,费时10年,终于成功控制了江南造船厂,使其真正成为中国海军舰艇的建造基地。此外,对于海军部长每月2万元的特别费,陈绍宽也分文不取,全部用于造船。在他的努力下,海军拥有了新建造和改造的大小舰艇30余艘,吨位达5万多吨,中国海军的实力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

1945年9月9日,陈绍宽(前排右二)出席中国战区对日受降典礼

1945年9月9日,陈绍宽(前排右二)出席中国战区对日受降典礼

1945年9月17日,陈绍宽(左三)代表国民政府海军在上海接收日军在华舰艇

1945年9月17日,陈绍宽(左三)代表国民政府海军在上海接收日军在华舰艇

抗日御敌 著有功绩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驻守上海的第19路军与日军浴血奋战。陈绍宽为保全海军力量,秉承了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密令各舰队“以维友谊”“应守镇静”,遭到了全国各界的强烈不满和抨击。为此,他曾多次提出辞呈,均被挽留。1935年9月,陈绍宽晋升为海军一级上将。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正在欧洲考察的陈绍宽立即回国,主持海军备战事宜。日本驻华使馆武官曾公然威胁他说:“如果中国海军保持中立,则日本海军可以不攻击中国舰队;相反,如果违反严守中立的状态,那么中国海军将受到毁灭性打击。”陈绍宽当即给予严正驳斥,表示一定会抗战到底。

为积极准备对日作战,8月初,陈绍宽调第1、第2舰队溯长江而上,集中于南京江面,以拱卫京畿。为使日军失去航行目标,他派了3艘测量艇和2艘炮艇,将江阴下游各航路标志全部破坏。同时,预备调8艘舰艇和20余艘轮船在江阴要塞下沉,构成阻塞线,封锁江阴要塞。不料这个计划被行政院机要秘书泄露给日本领事,致使日本海陆军连夜驶出长江口,封敌于长江的计划落空。

8月11日,接到蒋介石电令的陈绍宽立即下令实施沉船封江,江阴封锁线形成。16日起,日机采用大编队方式,轰炸守卫江阴的各舰艇。陈绍宽指挥中国海军,在毫无空中保护的险恶情势下,同日本空军展开苦战。至9月中旬,中国海军击落、击伤日机数架,自身的舰队主力也基本损失殆尽。为继续执行阻塞长江的任务,陈绍宽下令拆卸所剩各舰艇的重炮,在巫山、六助港附近选定山麓,建立临时炮台攻击日军。11月30日,在六助港击伤了2艘日舰。12月1日,日军占领了江阴城,海军阻塞线失去了保护。然而中国海军仍艰苦奋战,坚持至 3日才被迫后撤。

江阴之战,中国海军付出了重大牺牲,迟滞了日军的进攻,为国民政府的军政机关和沿江工矿企业及物资的西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为此,蒋介石下令嘉勉陈绍宽及海军全体官兵。他称赞海军:“此次不惜牺牲一切,为国奋斗,而且志愿拆除余下炮位,巩固两岸防务,此种破釜沉舟之决心,殊为可贵。”

南京失守后,陈绍宽撤往武汉,指挥海军在马当、湖口封锁线之防御战役,多次击退日舰的进攻。1938年,海军部改组为海军司令部,陈绍宽被任命为海军总司令。

日本宣布投降后,1945年8月15日,陈绍宽以海军总司令的身份任受降官,代表中国海军在东京湾“密苏里”号上出席盟军对日受降仪式;9月9日,陈绍宽以中国海军代表身份,在南京出席中国战区对日受降仪式。

抗战胜利后,因拒绝帮助蒋介石打内战,陈绍宽被免去海军总司令一职。此后,他解甲归田、隐居故里。归隐期间,国民政府多次威胁利诱他出山,都被他断然拒绝。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才欣然复出,先后任福建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全国人大代表、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为国家建设和祖国统一事业贡献了可贵的力量。

作者单位: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绍 宿将 海军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