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创刊 国家档案局主管

投稿
首页 > 文化 > 风采 > 正文

我与档案社交媒体的故事

核心提示: 老师问我:“你运营这么多微信平台有什么收获?”当时感觉有千言万语,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作者近照

作者近照

不久之前,我参加山东省优秀学生答辩,当谈到自己曾主持或参与“兰台之声”“环球档案资讯”“兰台档案”“山大文秘档案学系”“国际档案理事会ICA”等多个专业微信平台运营时,老师问我:“你运营这么多微信平台有什么收获?”当时感觉有千言万语,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一路走来,有过太多的失望与绝望,有过太多的感动与欣慰,有过无数的汗水与泪水,有过无数的欢声与笑语,真可谓“痛快”—— 痛并快乐着。

初 遇

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属于典型的“好孩子”“乖宝宝”,不玩手机,不看小说,不打游戏……直到高考结束,才慢慢接触了QQ、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与微信结下了不解之缘。也许,身边的很多老师、同学都知道我对档案学专业的热爱与钟情,但却不知这背后有着档案社交媒体的功劳。

2014年年底,我通过讲座结识了一位研究生学姐冯叶。俗话说“相遇即是缘分”,且都是刚刚来到山东大学的“鲜肉”学子,都对档案学有着深深的情结,都有着一腔热血,又有着同月同日的生日,自然是“一拍即合”,我们便一同开始了“兰台档案”的运营。大一的我,既没有专业知识,又没有运营技术,但好在我有着热情,冯叶学姐有着耐心。她一点一点地教我,素材的来源、编辑排版的工具和技巧等,凡是遇到不懂的地方,我们都一起讨论,一起研究。一旦有了灵感,甚至半夜都会互通电话讨论推送事宜。慢慢地,每天到中国档案网、各省市档案馆官网、档案界论坛“逛一圈”成为一种“习惯”。日复一日,我渐渐地对档案工作和档案学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可惜的是,2015年4月以后,由于学业压力的增大,更新频率慢慢降了下来,“间歇性断更”逐渐成为一种常态。

缘 起

这种“间歇性断更”一直持续到2015年10月“数字记忆国际论坛暨第六届中国电子文件管理论坛”之首届“社交媒体圆桌会议”的召开。也正是这次会议让我们重新燃起了“希望”,与会的诸位专家学者、一线档案工作者纷纷对档案社交媒体的发展前景表示看好,应用社交媒体创新服务、开展档案工作、传播档案文化将成为时代发展的趋势。返回济南之后,我和冯叶学姐便着手准备重新启动“兰台档案”。与此同时,山东大学也诞生了另外两个档案微信平台——“兰台之声”和“环球档案资讯”。可能很多人听说过它们,却不知道它们背后的故事。

2015年8月,我开始接任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兰台之声协会团支书一职。当时由于协会刚刚起步,没有任何的知名度和公信力,我便考虑通过建立微信公众平台来开展一些宣传工作,逐步提高协会的影响力。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为山大档案学子提供服务,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觉得能有百余人关注就算是“万事大吉”了。虽然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很辛苦,或者说更多的是心酸。白天需要确定选题,准备稿件,无论是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间,还是上学路上或是坐公交的时间,我都在不停地用手机码字;对稿件的编辑排版往往会一直到深夜,有时实在是“眼花缭乱”,就抬起头揉揉眼,继续工作,有时操作后台一旦崩溃,辛辛苦苦的排版可能就会“付之一炬”,需要全部重新来过,有时甚至会忙到凌晨以后;第二天一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推送,然后在朋友圈、微信群、QQ群进行转发。记得2016年寒假的时候,关注人数还不足百人,每次推文之后都“心惊胆战”地盯着屏幕看着阅读量一点一点地增长。有一次精心准备的推文阅读量却少得可怜,那个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蒙着被子偷偷掉眼泪,难受、憋屈、委屈、无助紧紧包裹着我……哭过之后,我开始反思—— 读者到底需要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看自己的推文?我不断地质问着自己。不过,我很庆幸,在这艰苦的旅程中,有家人、老师与朋友的一路陪伴,他们在我前行的路上默默地给予我鼓励和支持。在最困难的时候,一句暖心的问候、一个善意的举动犹如“雪中送炭”一般,不断给予我前行的动力。日复一日,如今“兰台之声”业已“长大成人”,它已经拥有1500余人的粉丝量,微信传播力指数更是名列档案微信前茅,并多次获得个人档案微信平台榜单的榜首。

“环球档案资讯”微信截图

“环球档案资讯”微信截图

而“环球档案资讯”(俗称“球球”)的诞生则要从外国档案管理这门课程说起。当时,曲春梅老师正为2013级本科生讲授外国档案管理学,有一项作业就是翻译国外档案界的最新资讯。这其中不乏大量优秀的稿件,但却缺少一个展示的平台,由此曲老师便萌生了创建微信平台展示大家的成果的想法,“球球”就此诞生。提起“球球”,不得不提到一个地点,那便是知新楼A1114室,就是这个小小的办公室,我们一起见证了“球球”的成长,从“出生”到“满月”和“牙牙学语”,团队在这里商议“球球”的未来发展方向,以及团队成员的“更新换代”和审稿流程的调整等一系列内容,为“球球”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虽然“球球”有着团队支持,但由于涉及国外档案新闻的编译,而我们又以本科生为主,存在着“语言”障碍,工作量和难度系数着实不小。一份看似简单的推文,往往需要经过选题、初步编译、提交、初审、复审、编辑排版、终审、推送等一系列的环节,每一份稿子来来回回的修改次数早已无法数清。但我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集体,再多的困难,再苦再累,我们都会一往直前,不断克服困难、追求卓越。

作为3个微信平台运营团队的核心成员,我几乎每天都在处理大量的稿件,不停地进行编辑、排版和加工,加之后来“山大文秘档案学系”和“国际档案理事会ICA”的加入,我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多一分耕耘就多一分收获,我愿将汗水挥洒在这份沃土之上,以我的付出换取成功的果实!

缘 落

在这之中我到底收获了什么?是什么让我对档案社交媒体(尤其是档案微信公众平台)如此执著,如此钟情?刚刚参与档案社交媒体运营的时候我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当时只是单纯地想了解这个专业而已,也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儿”做,不至于浪费大好的青春年华;但现在回过头来,细细品味,却发现自己收获了太多太多。首先,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迅速发展和普及,移动社交媒体逐渐成为时代的“宠儿”,虽说微信运维不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活儿”,但好歹算是一门“手艺”,掌握这门“手艺”对于将来就业求职也是有着一定的帮助。其次,在运营过程中,我发现从网站等传统媒体转载的推文阅读量和点赞量总是不高,所以便开始慢慢地做原创文章。当然,期间也多次征稿,但也很少有人会主动投稿,所以也就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写文章,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与大家一起分享,不知不觉,已有近百篇的原创性稿件。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学会了用专业的方式思考和看待问题,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档案思维”与“档案意识”。同时,通过运营微信平台,有幸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师长和朋友,比如王健老师、李德昆老师、朱莉莉学姐、任琼辉学长等。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当看到自己的推文对别人有所帮助时,或引发其思考,或为其提供考研就业资讯,顿时就会觉得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是一种感动,是一种释怀。

虽然我与这些微信平台“爱得深沉”,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凡事总会有聚有散。一方面,随着将来继续深造或是参加工作之后,可能再也没有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经营这份“感情”;另一方面,这些平台属于“山大档案”这一整体,而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私有财产”,终将会有学弟学妹从我的手中将其接过,一代代薪火相传。我想,这也许是我留给母校最好的“礼物”,也算是对母校培育之恩的感谢与回报。也许,我们之间的缘分会慢慢落幕,但更多的人将与之结缘,这也将激励着无数的档案学子继续前行,不懈努力!

社交媒体的出现是一场“革命”,对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均产生了深远影响,尤其是对于传统人际关系与社交网络更是造成巨大冲击,档案部门自然也无法做到置身事外。面对机遇与挑战,档案部门需要迎难而上,积极研究社交媒体对档案工作及其业务流程的影响,一方面积极尝试利用社交媒体转变服务方式,更新服务理念,提高社会档案意识,改善自身形象;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将社交媒体信息(文件)纳入档案管理的范畴,因为这是“最纯真”的社会记忆,是属于社会大众的“草根记忆”。总之,档案社交媒体大家庭欢迎每个人的加入,也期待着更多档案人的参与!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中国档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