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档案局主管· 中国档案杂志社主办1951年创刊欢迎来到中国档案网 !2021年02月28日    星期日

学术科研

藏族文献遗产档案资源体系构建模式设计

作者:华林 邱志鹏 杜其蓁 来源:《中国档案》 发表时间:2021-01-16 分享到:

文章从藏族记忆传承视域,探讨藏族档案文献资源体系建设问题,学术上,可丰富少数民族档案文献资源建设理论;实践上,可为档案馆制定少数民族档案文献资源建设政策、规范与标准提供参考。

藏族档案文献是藏族记忆的承载媒介,承担着传承藏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社会职责,从这一视域审视,藏族档案文献资源体系的构建存在以下问题:(1)资源构建模块缺失问题。从西藏自治区档案馆馆藏资源建设看,尚未将不可移动物质文化遗产档案文献和非遗档案文献纳入档案馆资源建设范围。其资源体系构建的模块性缺失破坏了藏族记忆的完整性,不利于藏族文化遗产的全面传承保护。(2)资源体系涵盖不全问题。从地区档案资源体系涵盖视角看,藏族档案文献资源体系建设存在以下问题:其一,种类不全问题;其二,内容不全问题。鉴于此,如何科学构建藏族档案文献资源体系,完整保护与传承藏族记忆就成为自治区档案馆资源建设工作亟待解决的紧迫问题。

为完整构建藏族记忆,全面保护与传承藏族文化,文章建议从可收集藏族档案文献和建档性藏族档案文献两大模块构建其资源体系。 

一是可收集藏族档案文献。就是指可收集进馆保存的藏族档案文献,主要类型有:

(1)历史档案文献。即西藏地方政府各机构和部分贵族、官员、寺庙、拉章和上层喇嘛,以及历代中央政府或官员等以藏文、汉文、蒙文、满文、英文、印度文、尼泊尔文形成的,反映藏族政治、历史、经济、军事、科技、宗教等方面情况的档案文献。迄今,西藏自治区档案馆征集到的藏族历史档案共有90个全宗,约300多万件(册),其中,90%以上都是藏文历史档案。

(2)现行档案文献。藏族现行档案是1959年以后,中央或西藏地方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或个人等在从事政治、军事、经济、科技、文艺、宗教或民俗等活动中直接形成的,具有保存价值的不同形式的档案文献。目前,西藏自治区档案馆已经接受或征集到的现行档案共2万多卷,约占馆藏量的1%。

(3)声像档案文献。藏族声像档案是以声音、图像或声像记录藏族社会历史发展情况而形成的档案文献,主要包括唱片、照片、录音、录像、影片和数字光盘档案等类型。目前,西藏自治区档案馆已经征集到12024张历史照片。此外,1959年以后形成的声像档案也亟待征集进馆,以完善馆藏档案资源建设。

(4)实物档案文献。西藏自治区档案馆实物档案资源建设工作已经取得显著成果,共征集到3.4万件唐卡、印章、货币、邮票、佛像和法器等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实物档案。此外,档案馆收藏的5.06万块木刻印刷雕版,从档案属性划分,也属于藏族实物档案的范畴。

(5)古籍档案文献。对于民族古籍的档案属性学术界进行过研究,从古籍形成的原始性和价值分析,多数民族古籍可视为民族档案。西藏自治区档案馆现已征集到4200函藏族古籍,内容涵盖佛学、工艺学、史学、文学、天文历算、医药学、建筑学等各个领域,是极其珍贵的藏族特色档案。

二是建档性藏族档案文献。这是指对藏族不可移动物质文化遗产、著名人物,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等,采用文字记录、拍照、录音、录像或实物补充等方式,建档形成的档案文献,主要有以下类型:

(1)著名人物档案文献。著名人物档案也可称为人物档案、名人档案等,是指社会知名人士在社会活动中形成的,记载和反映个人生平历史、工作实绩、学术水平等不同形式的档案整体。藏族著名人物包括旧政权贵族、官员、寺庙、拉章、上层喇嘛或其后人,以及在政治、经济、文化或宗教等方面有重要社会影响力的社会知名人士等。

(2)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文献。《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第3条提出“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认定、记录、建档等措施予以保存”。目前,西藏自治区以非遗传承人或保护项目的形式,申报形成国家级、自治区级、市级和县级4个等级保护名录体系,各级非遗保护中心等设立专门机构,依据保护名录体系,管理建档形成的藏族非遗档案文献。

(3)不可移动物质文化遗产档案文献。即对藏族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摩崖、壁画,以及历史文化名城或特色村落等,采用普查登记、文字记录、拍摄、摄制或多媒体等方式,对其进行建档保护而形成的档案文献。档案部门可依据藏族文化传承的需要进行征集建档,同时,也可接收或复制博物馆形成的相关藏族不可移动文物建档档案文献,以解决其资源体系构建的模块性缺失问题。

[摘自《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档案学》(京),2020.5;原文发表自《民族学刊》(成都),2020(2):8-14]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