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档案局主管· 中国档案杂志社主办1951年创刊欢迎来到中国档案网 !2021年04月21日    星期三

要闻

挖掘档案价值 读懂百年党史

作者:徐拥军 来源:《中国档案》 发表时间:2021-04-02 分享到:

中国共产党走过百年风雨历程,经历众多事件、创造无数历史。研究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对于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了解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来龙去脉,汲取我们党和国家的历史经验,正确了解党和国家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这对正确认识党情、国情十分必要,对开创未来也十分必要,因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如同其他类型的历史研究一样,党史研究离不开史料、证据,没有史料、证据,就丝毫谈不上党史研究。其中,档案作为原始记录,见证了100年来中共各个历史时期重大事件,有助于还原100年来中共重要历史场面的真实情景,有利于弘扬100年来优秀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在百年党史研究中,档案的价值值得高度重视、深入挖掘。


档案见证100年来中共各个历史时期重大事件


1. 档案以其原始记录性见证党的百年奋斗历程

党的百年壮丽奋斗史,是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开放时期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的累积史,是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的变革史,亦是无数中华儿女的家国情怀传承史。记录、传承党的百年奋斗史离不开对党史的深入研究,党史研究则需要翔实的史料和科学的方法。早在1942年,毛泽东在《如何研究中共党史》重要讲话中,即强调研究党史“必须是科学的,不是主观主义”,他认为在党史研究中,要把“整个党的发展过程”作为研究对象,只有“把党的路线政策的历史发展搞清楚”,才能“对今天的路线和政策有更好的认识,使工作做得更好,更有进步”。这实际上提出了党史研究科学化的命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把历史结论建立在翔实准确的史料支撑和深入细致的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在党的历史文献中,档案是最为真实的记录,真实地见证了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来的光辉历程,折射了百年党史的历史记忆,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党史记录的材料之真、党史传承的事实之真、党史研究的证据之真。

例如,中国共产党全面执政70余年一直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逐步彰显出构建“和谐世界”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理念。随着世界各国多边互动的加深,各国解密档案文献的开放与挖掘,为中共百年外交史及中共秉承的外交理念添加了可供佐证的注解,为相关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这些由各国档案馆保存的官方档案文献具有其他外交史料如报刊、回忆录、口述史等不可替代的“一手文献”作用,相对客观地记录了中外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往情况。

2. 档案以其历史叙述性勾勒党史画卷

党史记述了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成立以来整个发展过程的全部历史。历史是证据之学,没有证据即没有历史。历史“是研究过去所留于现在的痕迹,如果人们所说、所想、所做,或任何遭遇,没有留下痕迹,等于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过”。党史亦需要中国共产党“过去”发展历程中“所留于现在的痕迹”加以佐证、勾描、呈现,档案即是“过去所留于现在的痕迹”。档案中蕴含着历史的记述、保藏着历史的细节、承载着历史的证据链条,从此点意义而言,没有档案,历史则难以留痕、过去则无法知解、事实则难以澄明。档案以其历史叙述性蕴含着党史史实及对其描述的阐释,勾勒出百年党史的细节与主流,通过鲜活的党史人物、事件、故事、制度驳斥中共党史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还原党史本身的生动性与丰富性,使得党史史实更加可读、可信、可证。

例如,近年来一些缺乏史料证据与历史考证的抗日神剧、雷剧充斥影视界,不但没有发挥党史宣传的应有作用,而且极大地颠覆了大众的价值观,是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重要表征。对抗战史实最佳的佐证仍蕴藏在档案的文本之中。一则抗战档案不仅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而且也是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物。例如,山东省档案馆保存的实物档案中有一例非常特别,乍一看就是一块不规则的大石头,但经讲解员讲解才知晓实为地道战中的地雷。影视作品如关注到档案中的这些历史细节,那么其宣传效果则更逼近真实。二则抗战档案反映了党史中的重要线索,抗战档案中有关政治形势、军事动向、经济变迁、外交关系、社会舆论以及日常生活的记录,也反映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中国力量。例如,随着美军观察组延安机密档案的解密公开,这些珍贵的原始档案为了解敌后游击战的历史图景提供了崭新视角,在更深层面揭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逻辑。


档案还原100年来中共重要活动现场的真实情景


1. “作为往事记录”的档案可再现党史的真实情景

档案承载历史,历史启迪未来。档案“作为往事的记录”可再现党史的真实场景。虽然历史已然消失、不可复现,历史中党的活动与事件也不可能如时光放映机一般重现,但档案仍可助于还原更加真实的历史。基于档案的党史研究,其中更趋于真实的情景就如同不加修饰的黑白影片一样展现在世人面前,而非蒙上各种色彩、加以修饰的“彩色片”。通过档案极力再现党史的真实情景,也有助于中共党史正本清源,区隔那些流于媚俗、取悦大众、吸引眼球的野史与伪史。档案馆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档案展陈中的各类实物档案与纸质档案真实地展示了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历程,档案中的只言片语、图文图像、影像资料也极具感染力地表达了优秀共产党人先忧后乐的家国情怀,展现了优秀共产党人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浙江省档案馆陈列厅中按照档案记载一比一还原了中国共产党诞生时的上海石库门和嘉兴南湖红船,这些实物档案将广大公众带到那段“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光辉岁月。

2. “作为往事本身”的档案可揭秘鲜为人知的党史史实

档案来自历史深处,档案也是历史本身。“实在的历史”亦即“客观的历史”,档案之于党史研究亦如同一个无尽的宝藏,“作为往事本身”的档案可揭秘鲜为人知的党史史实。随着中外档案解密进程的加快、档案封闭期限的缩短,以国际化和多元化档案史料来源为主要特征的“新档案派”加速了党史研究的进展。通过解密档案的发掘、考证、梳理与升华,很多鲜为人知的党史史实得以呈现,党史研究的质量与学科发展的速度空前提升。究其原因,档案中的记载是很多中央文件选集、领导人年谱和传记、回忆录、外文文献或文件集等间接史料所没有的,档案是党史的血肉。鲜活的党史档案保存有中国共产党那抹最亮丽的“红”,红色基因也使得这些档案成为党的历史和文化生生不息永续传承的纽带。


档案弘扬100年来优秀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


1. 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地评价党史人物离不开档案

近年来,随着档案开放力度的加大,加之党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深入贯彻,推动了中共党史人物的研究不断走向深入。学界对那些重要且为人熟知的共产党员的先进事迹有了更加客观和全面的评价,对于那些鲜为人知但在党的历史上作出突出贡献的非知名人物,也因为大量档案的发掘和解密,有了新的认识。例如对陈独秀的研究与评价,就经历了以改革开放为界的巨大“反差”——从其在“五四”运动时期和建党初期的历史贡献被遮蔽,到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发起者和旗手”的历史地位被肯定,其中纵然有中共中心任务和对“五四”运动阐释的变化、中共关于党史人物研究意见的转向、“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研究出现了新进展等原因,但更为重要的是,一批关涉陈独秀的一手资料尤其是档案文献的发掘、整理、解读,促进了对其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尤其是国外有关陈独秀档案的收藏与翻译,不仅填补了相关资料的空白,也助于澄清一些重要问题。2016年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肯定了陈独秀在马克思主义传播中的贡献:“陈独秀、李大钊等人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倡导运用马克思主义改造中国社会。”

2. 鲜活生动的党史人物塑造离不开档案

档案以其鲜活的叙述策略,讲好生动的党史故事,塑造更具生命力的党史人物,而非僵化的、教条化的、枯燥的铺陈。历史本身就是故事,故事中包含着道理。档案中蕴藏的历史细节为讲好党史故事、塑造党史人物提供了文本叙事与语言叙事的内容资源,拓展了党史展陈结构叙事与空间叙事的维度。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在档案数据库建设中的应用,数字档案资源的可视化呈现,使得党史人物的形象更加饱满。例如,中共广东地方党史与人物专题研究数据库汇集数字化档案资源,让几代党史人物的音容笑貌、丰功伟绩通过家书、手迹、印章、签名等档案资源和元素得以鲜活呈现,党史人物的革命事迹也得以远播。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就要更多通过档案、资料、事实、当事人证词等各种人证、物证来说话”。档案作为最可靠的历史记录,见证了中国共产党走过的百年光辉历程,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勋。当前,我们正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档案必将成为社会发展的透视镜,助力彰显日益强大的中国力量与中国精神。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毛泽东文集:第2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2] 杜维运. 史学方法论[M]. 台北:三民书局,1999.

[3] 曹继军,颜维琦.《外国观察者眼中的中共抗战档案文献汇编》首批整理出版:解密国外档案里的中共抗战[N]. 光明日报,2015-08-16(4).

[4] 郭祥. 从遮蔽到凸显:五四纪念中的思想领袖陈独秀:以《人民日报》为中心[J]. 淮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4).

[5] 习近平. 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N]. 光明日报,2016-5-19(1).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