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档案局主管· 中国档案杂志社主办1951年创刊欢迎来到中国档案网 !2021年04月21日    星期三

史海钩沉

清宫档案里的中俄关系

作者:王征 来源:《中国档案》 发表时间:2021-04-08 分享到:

由于西伯利亚横亘其中,长久以来,除了蒙元时代蒙古人的远征之外,作为北部近邻的俄国,始终没有与中国发生直接的交往。明朝万历年间,俄国曾派遣裴特林使团到达北京,这支使团除了搜集到一些有关中国地理、物产、交通、军事等方面的情报外,并未对两国的实际交往产生太大的影响。直至明末清初,随着俄国对西伯利亚汗国的征服,中俄两国陆路相通,俄罗斯人开始有组织地进入中国黑龙江(俄国称阿穆尔河)流域的少数民族生活地区。


侵入黑龙江流域的“吃人恶魔”


当时的外兴安岭以南均属中国领土,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居住着达斡尔、鄂伦春、鄂温克、杜切尔、费雅喀、赫哲等少数民族。其中居住在黑龙江中下游的赫哲、费雅喀等少数民族因善于驱使犬类,在清代档案中被称为“使犬部”“使狗地方”。据记载,早在公元前11世纪,他们就接受周王朝的统辖,此后便历代相沿。在满族未入关之前,他们便与满族宗室有过联姻。清王朝建立后,更常见他们定期向清政府的地方官员交纳貂皮贡赋,并接受清廷封赏的记载。俄人入侵这一地区后,到处抢劫烧杀,甚至吃食人肉,黑龙江地区的居民称他们为“吃人恶魔”。随着入侵的深入,俄国增派了使用火器的军队,更加肆意攻击只有弓箭等冷兵器的当地居民,烧毁侵占村寨,进入雅克萨地区活动并建立据点。雅克萨位于黑龙江与额木尔河交界口东岸,俄国人称其为“阿尔巴津诺”,西岸即为现在中国黑龙江省漠河县,盛产牲畜和貂皮。俄军沿途继续肆意掠夺,清政府多次派人进行劝退并发文给俄国政府,责令其退出中国领土,而俄国对此始终置若罔闻。俄人在黑龙江流域的肆虐,在明清交替的特殊时期,以及之后清军入关之初,都因政府无暇顾及北部边防而得逞,当地少数民族虽然进行了反抗斗争,但因部族分散,难以奏效。随着清廷在关内局势的逐步稳定,清政府开始将注意力移向东北边疆,清军驱逐入侵的俄军,收复雅克萨,并很快将沙俄入侵者赶向黑龙江上游,俄人强占的堡寨被拆除,俄军的侵略据点也被当地中国居民付之一炬。通过入侵与反入侵的战斗,中国认识到俄国与一般部族的不同,俄国也认识到清帝国远非被其征服的西伯利亚汗国可比,两国的官方接触由此开启。


中俄官方往来的开启


《清实录》和军机处上谕档、奏折等都有俄罗斯察罕汗(即清朝对俄罗斯沙皇的称谓)于顺治十二年(1655年)遣使者前来朝贡方物的记载。一般认为,清政府与俄国实质性的外交活动即始于此。是年,俄国沙皇派遣使臣毕西里克携带国书和礼品入京,受到了清廷的接待,顺治皇帝为此颁下敕书,大意为“大清国皇帝敕谕俄罗斯国察罕汗:尔国远处西北,从未一达中华。今尔诚心向化,遣使进贡方物,朕甚嘉之。特颁恩赉,即俾尔使臣赍回,为昭柔远之至意。尔其钦承,永效忠顺,以副恩宠。特谕”。敕书加盖降敕御宝2颗,用金龙香笺黄纸,缮写满、蒙两种文字,由内阁学士叶成额、理藩院主事玛喇一同交付给俄使毕西里克带回。这也反映出早期中俄交往中,俄罗斯被纳入了理藩院所辖朝贡国的行列。

在顺治时期成功派遣第一支俄国使团之后,俄国沙皇于次年又遣使来华,但被清廷以“来使不谙朝仪”而拒收贡物,并将使团遣回。顺治十四年(1657年),沙皇再次派遣使团来华。根据档案记载,这个使团历经三载才顺利抵达。《清实录》记载,由于使臣所提交的察罕汗表文“不遵正朔,又自称大汗,语多不逊”,诸位王大臣都认为应该驱逐使臣,拒收贡物。但顺治帝随后颁下谕旨:“察罕汗虽恃为酋长,表文矜夸不逊,然外邦从化,宜加涵容,以示怀柔。”顺治帝没有接见俄国使臣,但仍准其来京,并在赐宴招待后收受了俄国使臣带来的贡物,包括“貂皮160张、银鼠皮200张、白狐狸皮30张、镜子一面”。又谕令恩赏沙皇“银200两、缎13匹、茶5竹篓;赏来使伊万缎12匹、毛青布40匹、茶3竹篓”。这种贡赏互赠行为,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不等价交易,“赏”值往往超过“贡”值,这也是清廷出于中国传统的朝贡观念,给予朝贡国及其贡使的特别礼遇。此后,俄国还数次向中国派遣使团,但由于使臣拒绝行双膝跪地叩首的觐见礼仪,加之在黑龙江流域地区时有侵犯事件发生,以及俄人收集中国情报等行为引起清廷不安,俄国期待的贸易商谈并没有实质的进展。


难以平静的北部边疆


康熙九年(1670年),俄国涅尔琴斯克(即尼布楚)军政长官达尼洛·达尼洛维奇·阿尔申斯基在给派往大清帝国的涅尔琴斯克哥萨克班长伊格纳季·米洛万诺夫等人的训令中,要求其“向博格德汗(即俄国对清朝皇帝的称谓)呈明,诸多国家之国君和国王已率其臣民归依于我大君主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大公,大俄罗斯、小俄罗斯及白俄罗斯全境之专制君主,众多国家之统治者沙皇陛下最高统治之下……望彼博格德汗本人归顺于我沙皇陛下最高统治之下,永世不渝,向我大君主纳贡,并允许我……沙皇陛下之臣民同彼国臣民在彼之国土及双方境内自由通商”,文字中劝导清朝皇帝臣服于沙皇治下的意欲十分明显,更暴露出此时沙皇俄国积极开展贸易和领土扩张的强烈欲望。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清政府的认知里,俄国仍然只是个普通的朝贡国,被记载在康熙朝《会典》中“理藩院”的“朝贡”栏下,且在康熙七年(1668年)关于俄国使节觐见座次的规定中,俄罗斯使臣的地位不仅不及准噶尔,甚至还被排在了当时尚未归属清朝的外蒙古喀尔喀之后。

在康熙初年肃清沙俄武装入侵之后,清军拆除了俄国的雅克萨据点,并从沿江一带内撤。但不久之后,俄人再次窜至石勒喀河和尼布楚河流域,并于1658年在尼布楚兴建涅尔琴斯克堡,对中国尼布楚地区实行武装占领,并在随后重新占据雅克萨,煽动根忒木尔叛国。根忒木尔原是居住于石勒喀河流域的达斡尔族酋长,清政府曾授其四品佐领官职,康熙初年叛逃至俄国,被清朝视为逃人事件。清政府多次与俄方沟通,要求俄兵停止侵略活动,引渡根忒木尔,以期改善两国关系,但多次交涉无果。

清《起居册》中载,康熙十五年(1676年),俄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派遣使臣尼古拉·斯帕法里来华,康熙皇帝在太和殿接受使臣的行礼并赐茶,之后又在保和殿接见使臣并赐酒。俄使尼古拉呈递了俄方的诸多要求,如请清廷派遣使臣与俄使一同赴俄京,请开放通路准许两国互市,请派遣修筑河道桥梁能匠赴俄,请嗣后双方行文,清廷使用满文、拉丁文,俄国使用俄罗斯文、拉丁文,以便双方识读,等等,但却对清廷多次向俄提出的停止领土侵略、引渡根忒木尔等要求置之不理。尽管如此,俄方的一些要求经过清廷议政王大臣的议奏,最终还是得到了康熙皇帝的允准,同时晓谕来使尼古拉等,既欲两国和好,应将逃人根忒木尔等送回,并另派良使,遵行中国礼法,方可照常贸易。但是,与极力谋求北部边疆安稳无事的清廷不同,此时的俄国正秉持着东扩的战略,一方面不断遣使往返于中俄,从事贸易;另一方面探取情报,通过武力进行领土的扩张,并在中国北部边疆造成了一系列冲突。


俄国尼布楚军政长官为令劝说中国皇帝归依俄皇保护事训令(俄文).jpg

俄国尼布楚军政长官为令劝说中国皇帝归依俄皇保护事训令(俄文)


两次雅克萨战争


随着俄国侵略野心不断膨胀,加之对清政府和平解决边疆问题诚意的错误理解,1680年,沙皇政府任命伏耶科夫为尼布楚统领,更加积极扩充军备,组织“远征”。占据雅克萨的俄军沿江而下,直达黑龙江下游,继续进行杀掠。而此时已经平定“三藩之乱”的清政府,也终于腾出手来,开始加强东北防务。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康熙帝亲自出巡东北,视察了盛京(今沈阳)和吉林乌拉(今吉林市)等地,准备抗击入侵的俄军。在多次外交努力未果的情况下,清军开始以武力驱除沙俄入侵者,在当地各部族的支持下很快收复了黑龙江中下游除去雅克萨城以外的所有据点,并致信给雅克萨的俄国总督,劝说俄军在不打仗的情况下主动撤离中国领土。但俄国指挥官对此不予理睬。康熙二十四年(1865年),在清军向雅克萨进发之前,康熙帝再次致信俄国沙皇,要求俄军撤出雅克萨,和睦相处。但俄方依旧加紧加固城防,准备与清军进行武力对抗。康熙帝于是下达了武力收复雅克萨的命令,当地汉、满、鄂伦春、达斡尔等族居民也都参与了雅克萨的战役,俄军被迫撤离,雅克萨收复。但是此后不久,俄军再次窜至雅克萨,在废墟上重建城堡。次年,康熙帝下令再次征讨雅克萨的俄军。为了减少伤亡,清军采取了围困的战略,于城外掘沟立垒,切断城中水源,用大炮展开攻击。俄军长期被困,最终丧失了抵挡能力。经历两次雅克萨战争的失败,沙俄政府终于认识到清帝国的实力是武力无法征服的。于是,俄国派出使臣戈洛文前来中国进行边界谈判,中俄边境问题的解决,终于回到了清政府一直以来要求的和平谈判上。当清政府得知俄国谈判使团将到达边境的消息后,便撤去了雅克萨的围军,雅克萨之战也随即宣告结束。


索额图为会同俄使戈洛文勘定边界事题本抄件(满文).jpg

索额图为会同俄使戈洛文勘定边界事题本抄件(满文)


尼布楚条约的签订


1689年9月7日,康熙朝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与俄国使臣戈洛文在尼布楚签署了中俄两国第一份关于边界的条约,史称中俄《尼布楚议界条约》(《涅尔琴斯克条约》),该条约明确划分了中俄两国的东西边界,从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都是中国领土。俄国同意把入侵雅克萨的军队撤回,清朝同意把贝加尔湖以东原属中国的尼布楚部分土地让给俄国。索额图将条约内容及签订前后的具体情况通过满文题本向康熙帝进行了奏报。这件档案记载了索额图在谈判中强调了敖嫩河、尼布楚、雅克萨等皆为中国土地的事实,并向俄使历数两次雅克萨战役期间清廷屡次宣谕仁义、欲求和好的行为。索额图在奏报中抄录了双方勘明边界议定条款,其中规定“两国今既永修和好,嗣后两国任何持有通行路票者,均应准其往来两国之间,任便贸易”,由此开辟了中俄贸易的正常途径。


作者单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